万盛展览 - 国际LED灯饰照明展览会组展专家!

拓展海外LED灯饰照明市场,找万盛展览!

俄罗斯汉学家李福清去世 毕生献身中国传统文化

俄罗斯汉学家李福清去世 毕生献身中国传统文化
  • 关键词:
  • 俄罗斯,汉学家,李福清,李,福清,去世,毕生,献身,中国,传统文化,10月,8日,我与,莫斯科,友人,通话,听,到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中国人民,好朋友,天才,
  • 导    读 :
  • 10月8日,我与莫斯科友人通话,听到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天才的、勤奋的、卓越的汉学泰斗李福清,于3日去世了,今天在莫市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汉学界几
  • 相关话题链接:

  10月8日,我与莫斯科友人通话,听到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天才的、勤奋的、卓越的汉学泰斗李福清,于3日去世了,“今天在莫市举行了隆重的悼念仪式,汉学界几乎是倾巢出动了。”没有恰当的话表达彼此的遗憾与伤心,词穷了,越洋电话传递着深沉的不绝如缕的叹息复叹息……

  2011年6月,李福清来北大讲学时我们会过一次。没想到,那竟然是最后一面。

  也就是这一次,在我和他目光对接时,猛地感到了一丝疼痛:李福清明显的瘦了,须发更白了。“4月份,我又做了两个手术,”他淡淡地说,好像在说一桩小事,“心脏搭了两个支架,剪去了那么一段大肠的一半。”李福清用手轻巧地比了肩膀那么宽的长度,笑着说。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这么快地又跑来了?多年前,他遭遇过严重车祸,做过肾脏和别的手术……他一生受过多少次折磨数不清了。疾病的磨难、年轮的沧桑是那样无情地从他的肌肤上碾过,而他的生命之火源源不断地点燃着他的创造力。

  即便是这一次,他的面孔依然红润,精神依旧矍铄,说话的节律还是那么快,好像精力永远用不完似的,这让人得到不少安慰。

  他好像孩子似的说:“很奇怪,选举‘院士’一般都没有全票通过过。我是全票。我没有想到。”他谦虚,又有些“毁誉不干其守”的味道。俄罗斯科学院文学方面的院士一共5个,搞中文的只有李福清一个。了解他的人说:“不怪,众望所归么。”

  可是,他仍然匆匆地走了。虽说是“几万万年月,皆如水逝、云卷、风驰、电掣无不尽去。”可也不该如此快啊!

  李福清1955年毕业于列宁格勒国立大学,毕生为中国文化献身,对于中国民间文艺、民间文学传统、传说,都有很深的研究。著有多种相关研究著作,如《中国神线年)、《汉文古小说论衡》(1992年)、《三国演义与民间文学传统》(1997年)、《神话与鬼话,台湾原住民神线年)、《古典小说与传统》(2003年)等12本中文出版的书。同时还翻译了冯骥才的《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等中国小说,系“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俄罗斯科学院院士”,获中国教育部颁发的“中国语言文化友谊”奖。

  在我短暂的翻译写作生涯里,最不能忘记的人之一就是他,在我所有的俄罗斯朋友里,最不该忘记的也是他。他一生的故事很多,感动我的故事也很多,这里仅就一个方面他对我翻译工作的支持与帮助写一些话。

  李福清,高鼻子、深眼睛,地道的俄罗斯犹太族人。原名鲍里斯·里沃维奇·里甫金,李福清是他的中文名字。这个名字在中国的俄罗斯文学界,无人不知,在中国的古典文学研究界、教育界,乃至世界汉学界,也同样如雷贯耳。几十年来,他的足迹遍及中国各个地方,他的中国朋友遍中国。

  我们相识在1986年秋天。上海的“中国文学世界研讨会”上有几位前苏联著名汉学家:外交家费德林、学者索罗金、翻译家切尔卡斯基、教授谢曼诺夫,乌克兰汉学家契尔柯,还有这位和别人大不相同,已经名扬四海的李福清。李福清以他洋溢的热情、充沛的精力、幽默与智慧,尤其赢得了世界各国与会代表的瞩目与喜爱。

  当时的李福清面色红润,头发虽已灰白,但眉毛睫毛均浓与黑,唇上胡须是咖啡色,对此他调侃说:“按照英国人的说法是胡椒加盐”。他说,小时候因为自己眼睛漆黑,被大人称为“从煤堆里出来的孩子”。

  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李福清的眼睛里反射出来的决不是茫然、无所事事或者好奇。他眼睛里的东西很多,首先就是犀利,然后是学识、机敏、智慧、诙谐。那双眼睛会说话,内涵很多。这些年,随着年轮的增加,他虽须发已白,但精神一直矍铄,思维一直敏捷,步履一直匆匆,做事的节奏一直那么迅速,叫他“犀利爷”很是合适。他有一点没有改变,那就是当不见其人只闻其声时,你会以为他是个北京话说得非常好的西北人。其中的秘密在于:他在列宁格勒学习中文时,常趁假日到中亚的中国回民居住区搜集民间神话故事、谚语民歌等。接触多了,耳濡目染地学了一口甘肃回族腔。“周志刚”会说成“赵志刚”,更严重的是,喜欢说“我们那个‘仍’(人)……”因为他的中国话说得太好、理解得太好了,所以这个“仍”字,永远是我们嘲笑的唯一把柄。

  那年,他知道我的俄文因为一些原因荒疏了20多年之后,便说“一定要提供机会让你尽快地恢复俄语”。我没当回事,别人更没当回事。他曾亲自向有关领导提出,应该派我出访苏联时,被“革命原则性很强”的领导当即拒绝。他一回到莫斯科,在忙得如他所说“马事未走,牛事又来”的情况下,立即给我寄来几本俄文新书,令我非常感动。

  后来,在我们陆续交往的这些年里,他不知多少次给我寄来或带来一些最新资料以及最新出版的书籍,这对我很有帮助,也使我终生感激。

  1987年12月中旬,李福清再次访华,他特地给我带来一份刚出版的《文学报》,他说:“上面有一篇谢丽万诺娃的《苏联文学在中国》,你看看,对你的研究工作会有好处的。”谢丽万诺娃10月访华,12月文章就见报,动作够快的,而李福清马上就带到了北京,动作更快。油墨的芳香依稀可闻,我怎么可以忽略这篇文章呢?李福清的这种治学、助人精神在促进我,而我也尽快地仔细阅读,并在一定范围内作了介绍。

  就在李福清访华的那些天里,他的生活里发生了一件非同寻常的事件在30多位候选人中,有3位学者当选为“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李福清就在其中。这是对他多年来研究中国文化取得卓越成就的最高褒奖,中国朋友纷纷向他表示祝贺。

  李福清却不笑,还卖了一个关子,他用一贯流畅的中文说:“中国战国时代有一个名士叫苏秦,被任命为宰相,回到村里,大家都对他另眼相看,他却说,‘苏秦还是那个苏秦,只换了衣裳没换人。’”然后,他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说:“我是不是也可以说:‘李福清还是那个李福清,我刚刚买了件新衣裳(他指指身边的背包真的买了件新衣裳),还没来得及穿呢。”众人哈哈大笑,遂又向他举杯祝贺,称他为“当之无愧的第一流的汉学家”。

  1988年李福清访华时,给我带来刚出版的《远东问题》第6期上面的一篇重头文章《独裁者的继承人》,他已经代我复印好了,密密麻麻好几十页,其中还有蒋公子加入苏联的申请书。这篇文章在当时应该算比较超前的了,不久,我即将其中一部分翻译了出来,题目为《蒋经国在苏联》,在《中国文化报》上连载。没有想到的是,我的这篇不完整的译文,竟被台湾访大陆的学者淡江大学李瑞腾教授看到,非常感兴趣,特向我要了这些译文,并说:“这些资料太珍贵了,太好了。”这点影响,归功于李福清。

  后来在我访苏期间,李福清把我介绍给了远东所的学者沃隆佐夫,我们一见如故,谈了好几个小时,有关翻译方面的问题也进行了探讨,对我很有启发。后来,在莫斯科,沃隆佐夫对我还多有关照。

  记得还有一本《切尔诺贝利》,也是李福清让我在国内的第一时间里得到了它的原文,看到了核爆炸悲剧的事实真相。我知道它的紧迫性,便约了朋友赶译、抢译。后因故未出版,辜负了这位匆匆寄书来的朋友。他还带给我一篇宝贵的、闪烁出历史厚重光芒的长文1934年埃弥·萧(即萧三)在苏联发表的介绍苏区文化建设的文章,那是李福清特为我从1934年出版的《中国问题汇刊》(14期)上复印下来的。后来我全部译出,发在一本书里。

  1989年春天,我和李福清再次在北京见面,他对我说:“你知道在苏联有一份很畅销的报吗?”我当然不知道。他从背包里取出一张《书评》,上面有纳勃科夫在纽约写的整版长文《好读者与好作家》,有《斯大林轶事》等引人注目的大块文章。我看到报纸上有李福清用圆珠笔写着“高陶同志”的字样,知道这正是他早已准备好要给我的。他心里总是装着别人,装着朋友。

  李福清马不停蹄地频繁穿梭于中俄两国之间,为了研究中国文化,他收集了大量的中国年画、中国神话故事,翻译介绍了中国文学作品。更有意思的是,他到中国大陆做报告,他到中国台湾,甚至欧洲讲学,都是为了宣传介绍中国文化、介绍大陆研究情况的。从这个专业的诸多方面看,他懂得比一般中国人多,比我更多。

  李福清治学非常严谨,同时也非常好学。记得那一年,他来北京特地让我联系了京剧大家梅葆玖,梅请我俩在政协礼堂吃饭。席间,李福清直接向梅请教,谈得十分融洽。接着我又为他联系了京剧名家袁小海(袁世海的儿子),袁小海从百忙中抽空到我家,亲自为李福清就京剧脸谱的问题解疑释惑,这又使人十分难忘。

  2003年,李福清与全世界其他5名汉学家在中国获中国教育部颁发的“中国语言文化友谊”奖。这恰如其分的肯定与奖励,是他早就应当得到的。所有的中国朋友都为他高兴。

  除了翻译方面的关心帮助之外,在我的访苏以及在莫斯科生活工作许多方面,他都是真诚相助的,细说起来实在是数不胜数。1989年,我应邀访问苏联,这与李福清和几位大汉学家的鼎力相助分不开,由于同时我也接到波兰作家协会主席的邀请,我决定先访东欧。于是,我就在李福清家住了20来天,受到他和他妻子盖拉热情的接待。后来李福清的女儿从日本来到北师大进修,也在北京寒舍里住了20多天。他女儿也很聪明,说着一口流利的北京话。

  我从东欧返回莫斯科之后,苏联作协立即安排我住进乌克兰饭店,开始了有意义的两周苏联之行。后来我在这里治眼睛,动胆结石手术,在莫斯科大学任教以及在莫斯科的日常生活,事无巨细中都有李福清的关心与帮助。

  有一次,我在北京托他打听苏联治疗眼睛“黄斑变性”的药物,他很快就给我买了一副治疗眼镜,托人带了来。他在贺卡上写着:“我给你买了新的治眼睛的眼镜,请试一试吧,开始一天戴5-15分钟,慢慢到30-50分钟,晚上也好,请看说明书。新年快到了,祝你新年快乐!……”他可真是太细心太周到了。对于李福清,我自然是千恩万谢都不为过的。

  近几年我发现,李福清的某些中国老朋友,大多像我这样,日渐老迈,日渐“不中用”起来,而他却一如既往地那么勇猛顽强、那么热情豪迈地奔波于两国之间,继续着他心爱的工作。实在让人感佩。

  记得那年我在莫斯科大学任教时,他在国外遇到车祸,一个月后返国,一到家,就用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对我说:“我还活着,只是眼睛不好,看东西重影,你能针灸吗?”我想也没想立即就说:“能!”天晓得,我能个鬼。我只不过随身带了针,为了自己胃痛时自救用的。不过,为了安慰他鼓励他,一般善意的谎言应该是允许的吧。

  第二天,我如约去看望他,没想到他的气色不错,情绪正常,除了眼睛视物差些外,都已恢复了。他没邀请我用针,我更没主动去害人。最后他没留下什么后遗症,真不简单。

  那天我从他家出来,莫斯科的天灰蒙蒙的,寒风在楼宇间旋转徘徊,人们躲在有暖气的屋子里,只见那种灰黑色的鸟儿依然骄傲地在天空中盘旋、在狂风中翱翔低回,这种不畏强暴不惧恶劣天气的顽强精神与独立品格,让人尊敬。它们使我联想到李福清,一个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打不倒、摧不垮的优秀战士。

  李福清具有常人少有的政治敏锐和学术敏锐,并且有十分精确的判断人物的能力,他能把对方放在自己设计的恰如其分的位置上,为了伟大的事业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李福清不愧为罕见的人类精英,有人还善意地调侃他为“人精”。

  李福清确是总让人震惊。2010年末,突然传来不好的消息,他中风住院了。正当我们这些中国老朋友为他担心,埋怨他太不照顾自己,太累、太超负荷时,他自己写信过来却说,“5月份要来中国开会”。这消息让中国朋友既惊讶又高兴又心痛……

  我在去年6月17日给他的信里写道:“你走了,留下一片忧郁和想念。看来你似乎很好,但还是不放心。不知你什么时候能‘停下来’,我什么时候能‘停下来’,什么时候能好好地看看苍茫的蓝天,辽阔的大海……”他没有复信,但他给我办了我托办的事。他是个很实际的人,没有时间抒情,我知道。那年我俩一起去办事,在莫斯科河边匆匆走过,河水在阳光下静静地流淌。我对他说:“这条美丽的河,多像一个人漫长又短暂的生命,它使人想到人生有多少重要的事情要做,有多少美好的时刻要珍惜啊!”他却望着前面的路说:“我们还有十分钟就到了。”

  李福清的一生是阳光的、朝气的、智慧的、不知疲倦的。他是一条长河,河里的每一颗石子都镌刻着坚强。无论任何时候,对于李福清,我都会充满钦佩和感激,因为他真正地爱中国,为中国文化的发扬光大做出了不朽的贡献,也因为他真正地帮助过我,帮助过许许多多像我一样普普通通的中国人。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 特别声明
  • 本站部分资讯信息来自网络自动收集整理,所提供的新闻资讯信息内容,只供参考之用。本站不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谢谢!

俄罗斯风俗习惯热点图文

俄军用复合材料无人机斩获中东国家订单:可续

俄军用复合材料无人机斩获中东国家订单:可续 (02-05)

参考消息网9月2日报道 据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8月21日报道称,根据俄罗斯新闻社8月20日发表的一篇专访报道,俄罗斯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局长德米特里舒加耶夫说中东某国已订购...
有谁去过东莞麻涌?那儿怎么样?

有谁去过东莞麻涌?那儿怎么样? (02-03)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麻涌镇位于珠江三角洲黄金腹地,广州市与东莞市的交界处, 俄罗斯新闻资讯 。东距东莞市区22公...
印度地图_印度地图高清_中文版版_下载

印度地图_印度地图高清_中文版版_下载 (01-16)

你现在查看的是高清印度地图电子版,正在加载最新印度地图中文版数据,请稍后... 1.现在查看的是印度地图电子版全图, 印尼地图 ,同时你可以通过下方链接选择主要城市地图信息...
网上说的菲律宾越南新娘敢要吗?

网上说的菲律宾越南新娘敢要吗? (04-04)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不能要,上次有一则新闻说,越南新娘生了一对双胞胎,然后在老公不在家的时候,想带走去卖掉...
塑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入侵了我们的地球尤其是

塑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入侵了我们的地球尤其是 (02-03)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不要老是把责任推给中国和印度,二个国只不过影响力大一点。中国和印度只不过是发达国家的替...


中山市万盛展览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